1. <tr id='5q7tz'><strong id='5q7tz'></strong><small id='5q7tz'></small><button id='5q7tz'></button><li id='5q7tz'><noscript id='5q7tz'><big id='5q7tz'></big><dt id='5q7t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q7tz'><table id='5q7tz'><blockquote id='5q7tz'><tbody id='5q7t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q7tz'></u><kbd id='5q7tz'><kbd id='5q7tz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5q7tz'></span>

    3. <dl id='5q7tz'></dl>

      <i id='5q7tz'><div id='5q7tz'><ins id='5q7t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5q7tz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5q7tz'><em id='5q7tz'></em><td id='5q7tz'><div id='5q7t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q7tz'><big id='5q7tz'><big id='5q7tz'></big><legend id='5q7t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5q7tz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5q7tz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5q7tz'><strong id='5q7t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我要借你一輩子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美女受虐_动漫美女吸奶_动漫女孩被虐

            "我想先借你做我的女朋友,再借你做我的妻子,然後借你做我孩子的媽媽,最後借你做我的老伴兒,可不可以?"他溫柔的眼神深深地看進瞭我的心。我呆住瞭,絲毫沒有發覺自己點瞭頭,直到他一把抱住我,我才驚醒。
            直到現在,我仍不明白我怎麼就稀裡糊塗地把自己"借"給瞭他,似乎是從那次"借錢事件"開始,我就不知不覺地一步步踏入他所設計的"愛情圈套".
            那是我讀大二的時候,他高我一個年級。當時他是校學生會體育部部長,為人風趣幽默,沉著老練,頗有人緣。而我隻是他手下的一個部員。他是個體育全能,跳遠、跑步、鉛球、籃球樣樣在行,每次校園運動會都能風光一把。
            有一天晚上,他約我出來,說是有事找我商量。我們沿著林蔭小路走瞭很遠,然後才在一個石桌旁坐下。我問他有什麼事,他清瞭清喉嚨,一本正經地說:"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我發現你是一個善良可愛的女孩子,而我的誠實可信想必也給你留下瞭深刻的印象……"
            我滿腹狐疑地看著他在月光下略顯清秀的臉龐,等待下文。
            "所以我今天鼓起勇氣向你說三個字……"
            我的心開始激動起來,趕緊把目光從他的臉上移開。
            "如果因為這三個字使我們之間這種美好的關系歸於破滅,我會非常的遺憾;但是如果因為這三個宇使我們之間的這種彼此信任的關系更進一步,我將非常高興……"
            我的腳在地上蹭來蹭去,右手拼命地摳著左手的大拇指,臉十分不爭氣地發著燒,眼睛極不自然地東張西望。我相信情竇初開的女孩子聽到這段話,都會有和我一樣的反應:不安而又憧憬。
            而他的下句話差點讓我氣得吐血,恨不得一刀殺之以圖後快。
            在我的極度窘迫中,他不緊不慢地說:"那就是——借點錢!"
            我猛地抬起頭來,正看到他因極力忍住爆笑的沖動而漲得通紅的臉,以及那滿是戲謔的雙眼。一想到我的窘態被他盡收眼底,我忍不住火冒三丈,"騰"地站起來沖他就是一拳,而他在我出手的同時,敏捷地向後一閃,終於大笑出聲。
            "誰叫你一聽是三個字就想到那三個字呢!"
            "哼!有錢也不借瞭。"我氣急敗壞,轉身就走。
            "喂喂喂喂,我不過是給你開個玩笑,別那麼小氣嘛!"
            我想瞭想確實是自己犯傻,也忍不住笑瞭,一切的不愉快頓時煙消雲散瞭。
            我真的借錢給他瞭,而且我們的關系真如他所說的那樣更進瞭一步,我們成瞭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            他離校的時候,我非常難過,而他隻是灑脫地握瞭握我的手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之後我們就通過電話聯系,他給我講求職和工作中的趣事,而我也將自己不開心的事說給他聽,每次他總能讓我大笑一場。不知不覺中,我越來越渴望聽到他的聲音,我不禁驚訝於自己的反應瞭,也發現瞭一個無可奈何的事實:我喜歡上他瞭。
            畢業後,我義無反顧地來到他所在的城市。
            一年來的時空距離並沒有在我們之間留下隔閡。接下來的日子,我們像在大學裡一樣平靜而和睦地相處,我們的閑暇時間幾乎都是在一起度過的。
            半年後的一天晚上,我們吃完晚飯,沿著大街一路走下去,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。
            "我們認識快三年瞭吧?三年來我們彼此已經很瞭解瞭……"他有點突兀地說。
            我下意識地聯想起三年前的那個夜晚,忍不住笑著打斷他的話說:"是不是想借錢瞭?直說吧!"
            "不,你聽我說完。"他一本正經的樣子一如當年。
            "好瞭,好瞭,你想對我說三個字,如果因為這三個字使我們之間這種美好的關系歸於破滅,你將會非常遺憾;但是如果因為這三個字使我們之間的這種彼此信任的關系更進一步,你將非常高興。對不對?說吧,多少?"
            他沒有像我預料的那樣大笑出聲,隻是淡淡地說:"這次我不想借錢。"
            "那你想借什麼?我可是身無長物。"
            "借你!"看著他堅毅的臉龐,我一下子蒙瞭。
            "我想先借你做我的女朋友,再借你做我的妻子,然後借你做我孩子的媽媽,最後借你做我的老伴兒,可不可以?"他溫柔的眼神深深地看進瞭我的心。我呆住瞭,絲毫沒有發覺自己點瞭頭,直到他一把抱住我,我才驚醒。
            婚後,我過著平靜而幸福的日子。我老愛想起那個夜晚,想起月光下他一本正經的臉,想起他抑制不住的大笑聲。有一天,我對他說:"普天之下,恐怕隻有你一個人的妻子是借來的,哼!說,當初你向我借錢的時候是不是故意的?"他說:"不管是不是,我們是周瑜打黃蓋,一個願打一個願挨!"